梦京子☆今天也被ink击败了哟

我正式宣布我和桃仁酥已经幸福美满了

这里京子,天天不知道在想什么

主ut/班迪/我的世界

真的迷上小白了啊啊啊啊他好可爱

如果还想知道其他请你看置顶~

ei·巧克力牌子物语

@皮丘江 点的文哈

顺便把中秋的贺文写出来(。・∀・)ノ

私设ink和error为学生,ink是班长,error是不良学生

重度ooc注意好吧


……

晚自习后,闲来无事实在无聊,ink一个人就漫步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中,独自去享受那夜色之美。抬头望着寂静的夜空,可爱的月亮从树梢后慢慢地爬上半空,光亮、圆润,像一块玉琢的盘子。温柔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而下,仿佛滑过一曲悦耳的琴声。

一轮金黄的圆月已经高高地挂在天空中,向地上洒下皎洁的月光,像轻纱似的一般温柔。天空中云很淡,风很轻,月光很美,这构成了一幅漂亮的画。在深蓝色的夜空里,月亮显得更圆、更亮、更美了。这圆月非常调皮,一会儿钻进云的怀里……虽然是高中生,说起这愿望很幼稚,但是ink真的很希望能摘一颗星星下来。

“我都看你这么久了都不回头看我一眼,彩虹混蛋,你脑子生锈了?”

一声熟悉的声音,ink轻回过头,那个整个学校无所不知无人不晓的不良学生error正靠在树上吸着一根快要灭掉的烟,火星在夜里发着微弱的光。

“……你又抽烟!学校禁烟跟你说了多少次了!”

终于成功缓过神的ink快步走到error身边,甩了一下手中的书法毛笔,装作凶狠地把他手中的火星甩灭了,error不满地皱了皱眉头,借着微弱的月光盯着气愤的ink。

“啧,就一根。”

……

树下,只有两个骨安静地坐在那里,error靠在ink的肩上盯着愈来愈圆的月亮,目光转回到认真到瞳孔变成橙色问号和感叹号的ink,噗嗤乐了一声,打回了他的思绪。

“搞什么,不就是月亮吗?值得你盯这么久?”来自一声error的别样嘲讽,ink有些无奈,把脑袋别了过去。

“那不一样……”ink撇了撇嘴“这是一个来自别的创造者告诉我的,说有一个AU有中秋这个节日嘛……我不是很了解那里的节日……”

“我很好奇,”error站起身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,“你这个大班长还有不知道的东西?”话毕,error把ink轻拉起来。

ink并没有理他,而是翻了翻自己的围巾,翻来覆去,他终于在一个小角落找到了他所要找的,上面写着两个小字“mooncake”翻找后,在error一脸懵的目光下他从兜里掏出两盒小小的类似蛋糕的东西。

“要尝尝吗?巧克力味的哦。”

“啧,不要。”error脑袋撇过一边,收住被巧克力的诱惑,咽了口口水,掐了自己大腿一把,强制使自己使自己不去看巧克力。

“确定?里面的巧克力馅超棒的!”

“……”尽管大腿还疼,error还是把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动到月饼上,在微弱的月光下,上面的巧克力小牌子格外耀眼,虽然看不清上面的字,但是感觉很好吃。

“特意留给你的,要不要?”

“……别说了,我要还不行?”error烦躁地撕开月饼袋子,一口放在嘴里,ink成功被他的滑稽样子逗笑了,轻拍了拍他的背怕error噎着,error轻擦了擦嘴角,怕连累ink一起被班主任说,于是拉着ink一起跑回了夜深人静的宿舍楼。

……

隔日

落日余下,衣冠不整的error扛着书包和ink一起走在夕阳照耀的路上,error轻瞥了一眼如天使般笑容的ink,眼睛里有一丝难得感到温暖的样子。

“喂,彩虹混蛋,”error用胳膊肘轻磕了一下边走边看书的ink,ink一哆嗦,书本掉在了地上,他气愤地回头看着error快要笑出来的亚子,error憋回了笑,认真地问他“上次那个什么中秋月饼上的巧克力牌子写的什么?”听到这件神秘事,ink脸微微虹了虹,拿书本挡住了脸,挡住了他和error之间的距离。

“秘密啦……”

谁知道呢,其实巧克力牌子上写的就是“I love you”只是error的直男骨性质不知道罢了。






京子有话说:

刚啃完蛋黄月饼就来更新文章……我太难了。

祝大家中秋快乐呀!我爱你们所有人!

中秋节要好好休息哦!抱紧ink给你们送祝福!


鼓掌掌!!!600粉感谢!
请尽情点文!!!长篇短篇都ojbk!!!
现在不收了——2019.9.7 13:56

像极了爱情(?)
你们问我我妈怎么知道“馒头精这个称呼”和errorink是谁,都是被我带坏的。((유∀유|||))

ei·花吐症

【传说之下cp向】

cp向:error×ink

重度ooc注意

【AU空间内】

对于所有骨来说,今天也许是个无所事事的日子,但是ink却不这么认为,他正在认真地描绘一幅画。一切都好平常……ink觉得自己喉咙有点干,干咳了几声,他觉得是自己太渴了,想去喝点水,迎来的却是手上莫名其妙的几片向日葵花瓣。

ink一时有些懵,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,是湿润的,有几丝血腥味,这是什么病吗?不记得自己发傻吃过什么花,他摸了摸自己的围巾,愣了几秒后,起身决定去dreamtale找dream问问。

【dreamtale内】

“……是花吐症吗?”

dream有些不太敢相信地捧起手上的紫色花瓣,上面的血迹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人,或者是一个骨不知经历多少的痛处。

“ink?你有喜欢的人了?”

话落,两个骨彼此都愣了起来,整个dreamtale都安静地只能听到花儿被风吹过的呼呼声。

“额……dream,我觉得没有。”

在干咳了两声后,ink有些歉意的笑笑,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喜欢的骨,甚至,根本就不存在,他转身离去,心里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,空空的,没有依靠的那种。

“啊,患上花吐症后,没有心爱的人亲吻可是会死的,ink。”

但是真的没有办法了,ink只能自己想办法了,最后,他只能跑到error的错误空间

【error空间】

空间里也同时传来了几声咳嗽,error发懵地擦了擦嘴角,结果吐出来了几片紫罗兰花瓣,肯定又是那个彩虹混蛋干的,error打心底里想到,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error静下来能听到逐步走来的脚步声。

“呵,ink。”

error召唤出一个空间,躲在了里面

error并不在这里,海蓝色的沙发上还放着刚刚吃完的爆米花桶,电视屏幕上一直在显示着“The end”,ink左右环顾了四周,确定没人后,转身准备离开却被一根蓝线缠住了脚,倒挂在空中。

“彩虹混蛋,你来干什么……?”

蓝线往下了一段距离,ink有些发傻地回头,error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走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原版sans的玩偶,眼睛里充满了不耐烦。话刚落,他们同时开始咳嗽,这次error没有再找ink的茬,他的眼神平静了下来。

“ink……我们貌似有同样的病?”

“啊,这个,”ink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眼睛里变成了粉色的三角,“是花吐症哦,得不到恋人的吻……就会死掉的病……”他越说到后面声越小,气势明显不足。

“不管是什么病,”ink还想说什么,被error打断,“我是决定不会喜欢你这个彩虹混蛋的(真香预警)。”他双手抱在胸前,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气愤。

“我不信……!”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暴露出这句话,本来不想说的啊…ink揪了揪自己的衣领,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感觉心痛地喘不上来气。

error沉默了一小会,他走近ink,上前拽住了他的围巾,靠在他身边低语道:

“啧,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。”

喜欢就喜欢吧!ink脸有些微微的虹,上前突然亲了他一口,这让有接触恐惧症的error不禁一寒,他推开了ink。

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!双方都有些害羞了。

“既然……你说过了……就要对一个骨负责的…!”

“我也不能辜负你个蠢货吧。”

没有花了,但是这不是玩笑,两个骨的心深深地印在了一起,不再想离开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也许这就是爱吧

京某人发言:

那么我先在这里感谢一下度娘

向日葵阳光、明亮,爱得坦坦荡荡,爱得不离不弃,花语为“沉默的爱,没有说出口的爱”
ink虽然没有感情,但是对于他来说error是最重要的骨,他没有爱的那么痴狂,只是默默喜欢,就算error会背叛他也只是祝福,ink对error是那种真诚无悔的爱。

紫罗兰感情的监禁,机敏,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,意味着永恒的美与爱,质朴、美德、盛夏的清凉。
error虽然天天叫ink“彩虹混蛋”,但是心底里还是很喜欢他,占有欲,觉得ink只能是他一个人的,任何人都无法代替他的位置,ink是error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情人。

我不适合写ei,好ooc……(点手手)

这绝对是京子有史以来话最多的一次。

ei小甜饼

ink:画笔是ink的。

error:……(站在ink的后面,沉默)

ink:颜料是ink的。

error:(突然从后面扑上来)彩虹混蛋是error的!


ink:怕了吗

error:没有哦

ink:怕了吗

error:没有哦

ink:(眼白)

error:怕……

天冷了小魔人们要注意身体丫,反正我感冒了只能劝劝别人了((유∀유|||))
P2授权图

已授权
真香预警

ink:我ink,就算是画本子,健忘加深,我也不会同意同性恋的!!!昨天那发真爽,晚上叫error再来一次

(从此,ink成了一个著名的本子画手)

dream:我dream,就算是被ink打残,和lust共处一室,我也不会再叫Nightmare一声哥的!!大哥我错了

(之后,dream被ink打残了)

blueberry:我蓝莓,就算是不认哥,吃糖吃苦瓜,我也不会背叛大家的!!!你的好友黑莓以上线

(从此,杀了哥吃了苦瓜糖的黑莓加入了邪骨团)

邪骨团

horro:我horro,就算是去酒吧,吃喝嫖赌,我也不会看我脑袋上的洞!!!别说,这洞还能煮火锅呢

(之后,在酒吧经常能看见horro的身影)

killer:我killer就算是杀了自己的弟弟,生产石油,我也不会和chara合作的!!!杀人真痛快

(在一堆骨灰旁有一些某骨的石油)

error:我error,就算是上街穿女装,也不会喜欢上那个彩虹傻屌的!!!ink真可爱

(那遥远的空地,有只error穿着女装)

fell :我fell ,就算改吃番茄酱一辈子,和boos抬杠,我也不会承认我是个音痴的!!!我刚刚说了啥

(此时,我们可以看到被boos赶出来的fell正沐浴在番茄酱中)

nighmare:我nighmare,就算是当个变态,打自己的弟弟,我也不会贡出我的石油的!!!石油真好卖

(从此,我们可以看到nighmare在房间里生产石油)

murder:我murder,就算是唔!!!(被众粉丝捂住嘴)

粉丝:No!!!


我羽酱,就算是被粉丝群殴,打的不成人样,我也要维护我的尊严!臭不要脸求点赞收藏投币关注

(羽酱被打死了)

已授权
ei的爱情一百问,删有

欢迎收看ei的爱情一百问!我是主持人兼导演~由于上次被屏蔽了所以~我把敏感词都换了!所以~能不能过就只能看运气了!

废话不多说!开拍!

51 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
error   ink:当然是攻

羽酱:咩???

error:好好好,我认了,我是受

ink:(炒鸡开心并笑了起来)

error:(看着ink笑也笑了)
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
羽酱:(给了一个 你还不明白吗 的眼神,跳过了这个话题)
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
error:很满意

ink:我也是!
54 初次那啥(那个超级敏感的词!)的地点?

ink:error的空间

error:同上
55 当时的感觉?

ink:其,其实也蛮舒服的(脸虹)

error:(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提出什么)
56 当时对方的样子?

ink:超凶的!!(哭)

error:像只。。。小  绵   羊~

ink:咩????

羽酱:抢了我的口头禅了呀咩?!
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?

error:早上好啊~inky~

ink:我当时都没说话的,只摆出来一脸嫌弃还有“我到底干了些啥???”的表情

58 每星期那啥的次数?

ink:我tm!!(被error捂住)

error:7次,一夜一次,我怕ink受不了。
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,每周几次?

ink:我!逼――(被羽酱消音了)

error:20次,不能再多了。
60 那么,是怎样的那啥呢?

羽酱:能不能别再逼问人家这些了呀咩!

error:一般都是lust教我们怎么做我们,然后就怎么做咯

lust:nice!宝贝!!

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?

error   ink:(都不是很愿意回答)
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?

error:脖子!!(超大声)

ink:助骨!!(更大声)
63 用一句话形容那啥时的对方?

error:ink。。。超像只小绵羊的!

ink:哦,那你就是大灰狼咯。。。?????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????

羽酱:咩~(突然表情嘿嘿嘿了)

64 坦白的说,您喜欢那啥么?

ink:当然是不喜欢啊!很痛啊喂!

error:(也只是笑笑不说话)
65 一般情况下那啥的场所?

error:我家或他家

ink:同上
您想尝试的那啥地点?

ink:最好啥都别尝试!!

error:野外!
67 冲澡是在那啥前还是那啥后?

error:我们都随意啊

ink:什么啊,还是冲澡前吧。。。身上粘粘的不好受
68 那啥时有什么约定么?

ink:太,太激烈了。忘了?

error:“我永远都是你的~”(不知从哪拿来了录音笔,里面发出来很明显是ink的声音)

ink:??????
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xing关系么?

error    ink:没有!!!
70 对於「如果得不到心,至少也要得到肉体」这种想法,您是持赞同态度,还是反对呢?

error:一般都是反对的

ink:同上
71 如果对方被暴徒qiang  jian了,您会怎麽做?

error:我会打死他(突然凶狠)

ink:我会不顾一切把他救回来!(坚定)
72 您会在那啥前觉得不好意思吗?或是之后?

error:不会~

ink:怎么可能不会!!

error:是吗?

ink:当然!。。。诶??error你干吗???放开我!

羽酱:停停停!这段减掉!不要在节目里做啊!说过多少次了呀咩????!

(观众席)

nightmare:真好!(突然鼓掌)

dream:(一脸的mmp)

bluerry:耶???天怎么黑了???

sans:(捂住bluerry的眼睛)

fell:(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捂住了bluerry的耳朵)〔他有耳朵吗???〕

lust:(激动到放下了言情小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