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京子☆今天也被ink击败了哟

我正式宣布我和桃仁酥已经幸福美满了

这里京子,天天不知道在想什么

主ut/班迪/我的世界

真的迷上小白了啊啊啊啊他好可爱

如果还想知道其他请你看置顶~

饼渣(生日礼物)

第一次写饼渣嗷,可能会严重ooc,见谅谢谢啦


cp向是饼渣,藕饼不要来ky否则杀妈哦(笑)


好的那我们开始吧( ・∀・)


时间:哪吒拯救陈塘关恢复肉体后




……


今天是敖丙的生日,到底送点什么呢……

大清早大概六点多哪吒就从床上扑腾下来,为了不吵醒爹娘,他只能默默地去角落里自己一个人自闭(划)苦苦冥想。一开始哪吒想敖丙经常和他踢毽子而且踢得很好,所以从集市买了一箱毽子,但后来觉得太普通,所以打算还是自己踢着玩吧。

就这样想了一个小时,等到爹娘终于起来的时候,他才停止冥想,打算去找娘讨论讨论(毕竟娘是明白人)

“吒儿,”殷夫人蹲下来轻摸着儿子的头,“你还记得敖丙送你的左螺旋海螺吗?”

“嗯”哪吒从裤子里把海螺拿出来,上面还在发着白色的光,他轻轻擦了擦这个海螺,听敖丙说只要吹响这个它,他肯定会千里来相会。

“左螺旋海螺极其稀有和珍贵,是给恋人必备的哦!所以你不管准备什么礼物,敖丙都会接受的。”

“啊……敖丙那家伙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哪吒将头撇过一边,不想让爹娘看到他脸涨得红通通的样子,他看向角落里被遗忘的毽子,小跑过去,打算还是把这个送给敖丙,礼轻情意重嘛!

哪吒离开的时候,殷夫人仍用欣慰的目光看着门口。“夫人……哪吒他才三岁。”李靖用复杂地目光看着门口,拽了拽殷夫人的衣领。

“吒儿长大了……会替别人着想了……”

就这样,哪吒约了几个陈塘关上的孩子帮他一起搬到东海(我没打错吧),然后小孩们就嬉笑着离开了,嘴里还嘀咕着什么二人世界什么的。

哪吒跑到石头上,鼓着嘴大声吹响了海螺,在“呜——”的一声间,敖丙已经出现在了海面上,但是还是把哪吒吓了一跳。

“哪吒,你找我?”

哪吒没有回答他,只是跑到另一边去把一个箱子吭哧吭哧地抱过来,然后用手擦了擦头,指了指箱子,然后用很骄傲的眼神盯着敖丙。

“敖丙,今天不是你生日嘛!小爷我给你买了一箱毽子,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常一起玩了!”

“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?”敖丙蹲下身来看着那箱毽子,里面有很多,但是却没有一个是破烂受损的,可见哪吒把他搬过来是多么小心费力。

“哪吒,你陪我来过生日我已经很开心了,这礼物我不能要。”敖丙把毽子推了回去,甩过头准备离开。

“哈?你知道小爷把它搬到这里有多费力吗?哪有生日不要礼物的!你他ma……啊!”敖丙突然蹲下来把哪吒抱住,搞得他一脸懵逼。

“你不是说生日必须要礼物吗?”敖丙摸了摸哪吒有些脏乱的头发,“那我的生日礼物,就是你。”

哪吒第一次能安安静静地待在一个地方,虽然是敖丙的怀里,而且是脸通红的那种。
















你真的以为完事了?才没有。

事后的哪吒不仅腰酸背痛,而且到家后就疯狂锤着家里那块石头,结界兽实在忍不了就去告诉殷夫人了。

“夫人……我说了吒儿才三岁,你不该告诉他的。”

而殷夫人仍用一种姨母笑看着哪吒脸通红的亚子。


ei·花吐症

【传说之下cp向】

cp向:error×ink

重度ooc注意

【AU空间内】

对于所有骨来说,今天也许是个无所事事的日子,但是ink却不这么认为,他正在认真地描绘一幅画。一切都好平常……ink觉得自己喉咙有点干,干咳了几声,他觉得是自己太渴了,想去喝点水,迎来的却是手上莫名其妙的几片向日葵花瓣。

ink一时有些懵,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,是湿润的,有几丝血腥味,这是什么病吗?不记得自己发傻吃过什么花,他摸了摸自己的围巾,愣了几秒后,起身决定去dreamtale找dream问问。

【dreamtale内】

“……是花吐症吗?”

dream有些不太敢相信地捧起手上的紫色花瓣,上面的血迹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人,或者是一个骨不知经历多少的痛处。

“ink?你有喜欢的人了?”

话落,两个骨彼此都愣了起来,整个dreamtale都安静地只能听到花儿被风吹过的呼呼声。

“额……dream,我觉得没有。”

在干咳了两声后,ink有些歉意的笑笑,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喜欢的骨,甚至,根本就不存在,他转身离去,心里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,空空的,没有依靠的那种。

“啊,患上花吐症后,没有心爱的人亲吻可是会死的,ink。”

但是真的没有办法了,ink只能自己想办法了,最后,他只能跑到error的错误空间

【error空间】

空间里也同时传来了几声咳嗽,error发懵地擦了擦嘴角,结果吐出来了几片紫罗兰花瓣,肯定又是那个彩虹混蛋干的,error打心底里想到,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error静下来能听到逐步走来的脚步声。

“呵,ink。”

error召唤出一个空间,躲在了里面

error并不在这里,海蓝色的沙发上还放着刚刚吃完的爆米花桶,电视屏幕上一直在显示着“The end”,ink左右环顾了四周,确定没人后,转身准备离开却被一根蓝线缠住了脚,倒挂在空中。

“彩虹混蛋,你来干什么……?”

蓝线往下了一段距离,ink有些发傻地回头,error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走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原版sans的玩偶,眼睛里充满了不耐烦。话刚落,他们同时开始咳嗽,这次error没有再找ink的茬,他的眼神平静了下来。

“ink……我们貌似有同样的病?”

“啊,这个,”ink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眼睛里变成了粉色的三角,“是花吐症哦,得不到恋人的吻……就会死掉的病……”他越说到后面声越小,气势明显不足。

“不管是什么病,”ink还想说什么,被error打断,“我是决定不会喜欢你这个彩虹混蛋的(真香预警)。”他双手抱在胸前,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气愤。

“我不信……!”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暴露出这句话,本来不想说的啊…ink揪了揪自己的衣领,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感觉心痛地喘不上来气。

error沉默了一小会,他走近ink,上前拽住了他的围巾,靠在他身边低语道:

“啧,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。”

喜欢就喜欢吧!ink脸有些微微的虹,上前突然亲了他一口,这让有接触恐惧症的error不禁一寒,他推开了ink。

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!双方都有些害羞了。

“既然……你说过了……就要对一个骨负责的…!”

“我也不能辜负你个蠢货吧。”

没有花了,但是这不是玩笑,两个骨的心深深地印在了一起,不再想离开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也许这就是爱吧

京某人发言:

那么我先在这里感谢一下度娘

向日葵阳光、明亮,爱得坦坦荡荡,爱得不离不弃,花语为“沉默的爱,没有说出口的爱”
ink虽然没有感情,但是对于他来说error是最重要的骨,他没有爱的那么痴狂,只是默默喜欢,就算error会背叛他也只是祝福,ink对error是那种真诚无悔的爱。

紫罗兰感情的监禁,机敏,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,意味着永恒的美与爱,质朴、美德、盛夏的清凉。
error虽然天天叫ink“彩虹混蛋”,但是心底里还是很喜欢他,占有欲,觉得ink只能是他一个人的,任何人都无法代替他的位置,ink是error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情人。

我不适合写ei,好ooc……(点手手)

这绝对是京子有史以来话最多的一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