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子er

桃仁酥!!!!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我的宝藏我的救续!!!
妈妈我和梦中长眠老师是闺蜜嗷!✨


开学失踪ing
你吼我是京子!是个乙女垃圾文手!
坚决不写文,除非忍不住
把LOFTER当做聊天群的那种୧((〃•̀ꇴ•〃))૭⁺✧

最近喜欢上吃饼渣了💙💙💙
饼渣只会吃不会产

京子是个文盲,已经差不多退出画圈🍝
画的也就是娱乐娱乐,要赞干啥ᐕ)⁾⁾

主混传说之下,主吃ei,nm×ds!nm💘
雷点ink攻向,除IE🍽️
最高本命ink!!!我超爱他!!!

⚡杰园⚡
我已经被睿智整烦了请不要怪我⚡


扩列:19119596🎐
京子一点也不凶的扩列就是朋友💦
扩列ink女友粉禁止通行鸭

饼渣(生日礼物)

第一次写饼渣嗷,可能会严重ooc,见谅谢谢啦


cp向是饼渣,藕饼不要来ky否则杀妈哦(笑)


好的那我们开始吧( ・∀・)


时间:哪吒拯救陈塘关恢复肉体后




……


今天是敖丙的生日,到底送点什么呢……

大清早大概六点多哪吒就从床上扑腾下来,为了不吵醒爹娘,他只能默默地去角落里自己一个人自闭(划)苦苦冥想。一开始哪吒想敖丙经常和他踢毽子而且踢得很好,所以从集市买了一箱毽子,但后来觉得太普通,所以打算还是自己踢着玩吧。

就这样想了一个小时,等到爹娘终于起来的时候,他才停止冥想,打算去找娘讨论讨论(毕竟娘是明白人)

“吒儿,”殷夫人蹲下来轻摸着儿子的头,“你还记得敖丙送你的左螺旋海螺吗?”

“嗯”哪吒从裤子里把海螺拿出来,上面还在发着白色的光,他轻轻擦了擦这个海螺,听敖丙说只要吹响这个它,他肯定会千里来相会。

“左螺旋海螺极其稀有和珍贵,是给恋人必备的哦!所以你不管准备什么礼物,敖丙都会接受的。”

“啊……敖丙那家伙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哪吒将头撇过一边,不想让爹娘看到他脸涨得红通通的样子,他看向角落里被遗忘的毽子,小跑过去,打算还是把这个送给敖丙,礼轻情意重嘛!

哪吒离开的时候,殷夫人仍用欣慰的目光看着门口。“夫人……哪吒他才三岁。”李靖用复杂地目光看着门口,拽了拽殷夫人的衣领。

“吒儿长大了……会替别人着想了……”

就这样,哪吒约了几个陈塘关上的孩子帮他一起搬到东海(我没打错吧),然后小孩们就嬉笑着离开了,嘴里还嘀咕着什么二人世界什么的。

哪吒跑到石头上,鼓着嘴大声吹响了海螺,在“呜——”的一声间,敖丙已经出现在了海面上,但是还是把哪吒吓了一跳。

“哪吒,你找我?”

哪吒没有回答他,只是跑到另一边去把一个箱子吭哧吭哧地抱过来,然后用手擦了擦头,指了指箱子,然后用很骄傲的眼神盯着敖丙。

“敖丙,今天不是你生日嘛!小爷我给你买了一箱毽子,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常一起玩了!”

“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?”敖丙蹲下身来看着那箱毽子,里面有很多,但是却没有一个是破烂受损的,可见哪吒把他搬过来是多么小心费力。

“哪吒,你陪我来过生日我已经很开心了,这礼物我不能要。”敖丙把毽子推了回去,甩过头准备离开。

“哈?你知道小爷把它搬到这里有多费力吗?哪有生日不要礼物的!你他ma……啊!”敖丙突然蹲下来把哪吒抱住,搞得他一脸懵逼。

“你不是说生日必须要礼物吗?”敖丙摸了摸哪吒有些脏乱的头发,“那我的生日礼物,就是你。”

哪吒第一次能安安静静地待在一个地方,虽然是敖丙的怀里,而且是脸通红的那种。
















你真的以为完事了?才没有。

事后的哪吒不仅腰酸背痛,而且到家后就疯狂锤着家里那块石头,结界兽实在忍不了就去告诉殷夫人了。

“夫人……我说了吒儿才三岁,你不该告诉他的。”

而殷夫人仍用一种姨母笑看着哪吒脸通红的亚子。


当你发脾气的时候

【传说之下乙女向】

cp向:sans,ink,ds!dream×你

重度ooc注意



sans

“可恶可恶!xx那小子皮的要死我居然还揍不到他!”

你抱着枕头烦躁地在床上滚来滚去,在客厅吃番茄酱的sans也不免被你的骚动而感到反感,听到这么烦的语气,他知道你肯定是在学校受委屈了,sans轻叹一口气,打开你忘记锁了的卧室门。

你看到一脸无奈的sans进来了,立马从床上弹坐起来,摔下手中的枕头,跑过去拽住sans的衣领向他发牢骚,sans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拿着番茄酱静静地听你讲话。

“……你说他咋能那么过分嘛!”

你气鼓鼓地向sans发着牢骚,似乎全都是那个谁的错,说完还故意向他那边靠了靠,似乎想让他给你评评理,sans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站起来看了看你,你感到很奇怪。

“hah……说实话kid,你应该控制控制你的脾气了,不然谁会和你这个孩子做朋友呢?”


ink

“讨厌讨厌!那个傻子又抢我水杯还讽刺我!”

你无比难受地抓了抓自己蓬头垢面的头发,在屋子里直跺脚,甚至撕起了ink刚刚整理好的AU纸张,在旁边房间的ink正在画作,结果因为你的吵闹一笔画歪了。

他有些疑惑你今天怎么这么闹,打开你的房间,里面已经是智障满天了,而你还在里面翻腾。

你看到ink进来了,你凝固在了原地,心想他会不会把你揍一顿……(才不会)为了防止他的脸继续黑下去,你把他拽出了房间,反正ink就是听你88了一个小时。

“inkink你别生气,算了更烦的是我才对……!”

你现在的心情只能用害怕和烦躁来形容,你坐在ink腿上等他的回答,你相信他不会把你摔下去的。

“就这点事吗?创造者小姐?”ink刚刚从消失AU的悲痛中缓过来,一个瞳孔是蓝色水滴,另一个瞳孔却是橙色问号。“我相信创造者小姐那么可爱一定会有人更喜欢你哒。”

ink:操心好痛


ds!dream

“烦!烦!烦!那么好的闺蜜说没就没!”

jr工作室里传来你的哀嚎,几乎好多员工都在窃窃私语总裁夫人怎么了,ink反感地告诉dream你媳妇又开始闹了(bushi),dream皱了皱眉,跨步向你的房间走去,你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,心想dream怎么还不来,结果,你刚想完,他来了。

你从床上跳起来,看着dream反感的表情,哦豁,完蛋,为了避免事情再严重下去,你扑到了dream怀里看他反应,果然,他没有说什么,只是黑着脸把你拎到了他的办公室,你把牢骚都给他发了一遍。

“没了?”他反驳道,“小姐,要知道我的工作很多,请不要在房间胡闹了,好吗?”

你不满地嘟了嘟嘴,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,切,总裁都这么没趣吗!!!

“好吧我知道了!”为了让男友好好工作,你只能妥协。




京某人发言:

我越来越水了,没办法,初二了嘛

我要桃仁酥抱抱才能起来!!!!!

@桃仁酥,想做大鸽的女人


开始练习了。

谎言

【传说之下乙女向】

前提:以sans的第一人称视角叙述自己落入人类世界的故事

重度ooc注意,短篇注意,刀中有糖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我是sans,是地底世界的一个骷髅,但是地底出了点意外,导致自己醒来发现自己倒在了人类世界的一个角落,而且那边正好在下雨,而我又对雨特别敏感……(这里是私设)即使是传送也不知道会传送到哪里去,这里我不熟悉,我缩在墙角看着雨水渐渐打湿我的衣服,huh……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孤独与无助……

“哇这里怎么有个人啊……”

我缓缓地抬起头发现对方是个人类,我把帽子戴上后她才误以为我也是个人类,她好心地认为我是无家可归才在这里的,于是二话不说把我带回了家里,路上,我告诉她我的名字后,便一言不发。

因为我是骷髅,所以除了番茄酱我差不多什么都不吃,导致那个人类很生气的样子。

“sans乖…就一口……cnm再不吃我打断你的腿!”

我该怎么告诉这个人类?告诉她我是骷髅所以不吃饭?这个笑话真让人感到毛“骨”悚然,她肯定不会信的,我拉紧了兜帽,告诉她自己不饿,不想吃,她愤愤地离开了。

从短时间的接触来看,这个人类是一个学生,并且闲暇时间会去打工,因为对这个世界的陌生,我想挽留她,人类甩开我的手,只是不满地嘟囔了一句不打工我怎么养活你就径直离去,我靠在墙上觉得,人类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生物,怪不得地底会流传着以人类为敌人的警告,为了报复这个人类,我开始想办法,由于她只是个孩子,所以我采用了……

“cnm sans我冰箱里的番茄酱去哪了!!!!”

我故作懒惰地瘫在沙发上,完全不理睬她,看着人类气愤无措的样子,我背地偷笑了两声。

这几天一直在故作顺从地接触人类,我想看看他们的内心是多么的丑陋,我想让她落入我的陷阱,尝尝“bad time”的滋味。

但是后来我才发现,那个落入陷阱的骨,是我自己罢了。

“kid你在那里干什么?我给你准备的东西吃了吗?”我趴在沙发上有些惊讶地看着对面渐渐走来的人类。

“哈?sans,你可不要告诉我这两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她擦了擦头上的雨水,半信半疑地看着手里那袋面包,仿佛不相信我一时来的好意。

“怎么?这个眼神是担心我?”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她扑到我身上都一点不在意了。“虽然是废了不少时间,但我不是回来了吗?”

之前我从人类家里的一本书发现人有生老病死这个秘密,于是我反问她是不是有一天她也会死,人类只是擦了擦汗,嘿嘿傻笑了两声,在我怀里蹭了两下,这一刻我其实发现,人类也不是全部都很坏的,她欺骗我会一直活下去,为了我,她毫无敌意地轻轻掐了我的脸一把,我的心里有些复杂,看着她身上的擦伤的伤口,我的脸却一点都不疼。

以前bro跟我说过,人类是一种会说谎的生物,他一定要消灭他们,以前听这话时,我还半信半疑,现在,我倒是相信了,我看着围过来的警察和那一辆全是血的车,再看了看怀里的孩子。

人类会说谎,无一例外。




梗来源狐先生周记

像极了爱情(?)
你们问我我妈怎么知道“馒头精这个称呼”和errorink是谁,都是被我带坏的。((유∀유|||))

当众sans发现你被人打了

【传说之下乙女向】

cp向:sans,ink,ds!blue,nightmare,murder×你

注:你崇尚和平

重度ooc注意


sans

*sans出现在了战场

他平静地擦了擦你嘴角的血迹,把你护在了身后,眼眶里已经闪烁出的蓝色的审判眼光芒代表了他的痛恨,以和平为主的你拉了拉sans的衣角想要阻止他,但是sans并没有停,而是举起了手里的骨刺。

“kid,我有分寸的,但是他,应该在地狱里燃烧。”


ink

*ink出现在了战场

ink拎起你的手查看伤势,他有些不敢相信对方竟然把你打的这般惨不忍睹,ink的脸已经渐渐黑下来,一只眼睛里变成了红色的靶状图案,握紧了手里的毛笔,你有些害怕地看着他,怕他做出什么来。

“别怕,创造者小姐,我只会让他付出点【代价】”


ds!blue

*blue出现在了战场

blue把你扶了起来,轻拍了拍你身上的灰,看到你身上不少的伤痕,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起来,他召唤出了一些蓝线,摆出了时刻准备攻击的状态,你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,心有点慌。

“heh?看来我应该告诉这位先生,什么叫【死】对吗?”



nightmare

*nightmare出现在了战场

nightmare用触手把你拎了起来,你抱紧他的触手希望能得到一点安全感,他看到你楚楚可怜的样子,只是干巴巴地笑了两声,然后把目光转向对面拿着砖头的人。

“这种垃圾还能把你打倒?好好看看他哭的表情吧。”


murder

*murder出现在了战场

murder轻轻擦了擦手上的刀,沾着血的刀子在黑漆漆的夜里散发着沾染着红色的白光,你自己默默地退出到一边,害怕地看着他,murder用很轻蔑的目光看向对方。

“huh?天然的Exp吗?真是不费工夫啊。”



京某人发言:

我这么女汉纸是不可能有人欺负我的了。


当nightmare对你有好感的时候

【传说之下乙女向】

cp向:nightmare×你

这几天掉粉严重,可能是我拖更吧((유∀유|||))

重度ooc注意


*莫名地喜欢陪着你

你感到有些奇怪,以前的nightmare不是这样的,以前的他简直就是你爱咋咋地的那种,但是现在,不管是写作业,还是画画什么的,他都喜欢坐在你旁边,甚至盯着你,搞得你有时候都不能专心做一件事。

太难受了!你向他反映这样很难受,本以为他会谅解,没想到他却用触手把你缠了起来。

“怎么?自己的女人还不让男朋友陪了吗?”




*不管怎么样都是你说了算

nightmare,一听到这个名字你就有点害怕,所以和他恋爱的时候都是以他为中心,你不敢反驳他,就算是真正问你问题,你也只是简单了事,但是后来你慢慢发现,你和他在一起变成你说了算了,不管是去买东西还是什么,你说去哪就去哪。

直到闲暇时间的时候,你抱着他的触手问他为什么,他没有太大反应,连看都不看你一眼。

“自己家的女士说了算。”



*会杀了一切喜欢你的人

在学校因为自己的颜值还不错,也是会有不少男生找你告白的,因为你和nightmare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,那些找你告白的男生你全都一一拒绝了,但是当第二天那些男生全都没有回来上学,你有些不理解,直到有一天你发现了背地杀人的nightmare。

你害怕地缩在墙角,问他在干什么。

nightmare不屑一顾地擦了擦触手上流下的血,墨绿色的瞳孔轻瞥了你一眼。

“呵,你的身体,包括你的心全都是我的,我不会把他让给别人。”


500粉开个点文(搓手手)
今天闹肚子了看看有没有时间吧